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陕西网|陕西资讯网 - 陕西综合信息门户网站
热搜: 而动 顺势 中小学
当前位置: 大陕西网 > 艺术文学 >

烽烟散尽 斯人已逝——怀念我的外公

2015-08-19 14:36 [艺术文学] 来源于:大陕西网 作者:范琦
导读:今年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也是外公诞辰一百周年。在这个具有历史和纪念意义的时刻来临之际,我更加怀念我的外公。因为他是那一场为了民族的独立自由的伟大卫国战争的众多参与者之一。外公的一生颇具传奇色彩,关于他的人生
       今年是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也是外公诞辰一百周年。在这个具有历史和纪念意义的时刻来临之际,我更加怀念我的外公。因为他是那一场为了民族的独立自由的伟大卫国战争的众多参与者之一。外公的一生颇具传奇色彩,关于他的人生经历我是从母亲的只言片语中了解的。
                               
       外公名叫王世荣,1915年农历7月16日出生在韩城县龙亭西论功村的一个普通农户家中。他1933年参加革命,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和外公在一起干革命的有段洁、吉文超、吴沙浪、白云峰、高尚亭、张益三等革命前辈。
小时候的外公在读了几年私塾后和那个时代的大多数农家孩子一样早早的辍学回家,为了生计帮助大人操持家务,日子过得异常艰辛。
       当年在国民党的黑暗统治下,外公和乡亲们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劳作中看不到丝毫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慢慢接触到一些进步思想并受其积极影响。1933年作为家里独子,不满18岁的外公瞒着外曾祖父母偷偷参加了游击队,从此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外公当时虽然年纪不大,却很快长到了一米八三的身高,尽管略显清瘦,但也很魁梧壮实,加上他为人耿直,嫉恶如仇,敢作敢为,逐渐形成了一定的号召力。为了充实和壮大革命力量,他还积极组织动员本家兄弟王世贤、王希印和同村与他年龄相仿的王中彦、冯会川、冯中立等数十名进步青年一起参加游击队,拿起武器闹革命。
       在参加革命活动初期,由于外公所在的地下党组织遭敌破坏,他一度和组织失去了联系。即便在那样危险的处境中,外公依然没有退缩和放弃信念,坚持开展对敌斗争。当时中共地下党合阳县临河党支部负责人、韩城中学党支部书记刘江霞及本县游击队员高抗虎、白云海、李丙旭等人时常聚在外公家里交换情报,部署任务,进一步分析革命形势,研究对敌斗争策略。而外婆则负责游击队员们的吃住和掩护望风,时常提心吊胆。后来历经千辛万苦,外公终于在1938年再次与段洁、吉文超、张益三、孙岳、王世贤等人接上了头,重新找到了党组织,并于1939年2月由段洁、吉文超和王世贤三人介绍再次加入了党组织,同年7月编入游击队打游击。先是担任地下党交通员、侦察员。多少个不眠之夜外公冒着生命危险穿梭于关中和陕北的沟沟峁峁掩护群众、传递情报,后任中队长、队长。而当时正是韩城敌我双方拉锯战最为激烈之时。由于外公所从事的事业,反动武装采取抄家灭种,斩草除根的残酷手段进行疯狂报复,四处抓捕外公和游击队员及其家属。外公的父母只好在亲戚家和山坳里东躲西藏。寻找未果,气急败坏的敌保警队一把火烧了外公家的门房。同时又兵分几路派人将白云峰、高抗虎等人房屋拆毁破坏,并当场处死了刘苏宏和孙锁发等数名游击队员。可以说为了革命,外公和他的战友及亲人们抛家舍业,肝脑涂地,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有一次,外公奉命乔装打扮成商人给延安我党送棉花,同行的有本村王生田和外公的堂弟王锁印二人。在经过敌检查站时被扣留。盘问过程中,王锁印装聋作哑,而外公因拒不开口被敌人关起来毒打了三天三夜,直到腿不能独立行走方才作罢。过了几天,王锁印先被放了回来给家里捎信。外曾祖父连夜翻山越岭找到段洁,段洁给我党打入敌人内部的同志写了封信,终于将外公和王生田保了出来,但牲口和棉花等物资却被敌人没收了。1941年,外公奉命东渡黄河进入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山西分校接受整训,在这个时期外公的军政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也为他以后长期的革命道路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抗大学习结束后外公即刻随部奔赴山西华北抗日主战场,为了民族的独立自由浴血奋战,抵御外侮。抗战胜利后,他又投身到轰轰烈烈的解放事业中,历任兵役科长、侦察科长、大队长、营长、政教、政委等职,参加了“瓦子街”、“澄合”、“荔北”、“解放韩城”等战役战斗。1948年韩城二次解放后外公和刘云岳、汪家宾等人在乔南区执行剿匪任务不久,地下党县长吴沙浪要求游击队要做好思想发动,准备参加支前作战。外公和合阳县王村人王志英(解放后原合阳县公安局局长)二人分任渭北六县支前大队长和政委,率领所部随十八兵团大军南下,向大西南进军,部队多次与敌匪胡宗南部展开激烈作战,先后参加了“解放成都”及四川全境等战役战斗。他指挥作战沉着冷静,机智勇敢,屡立战功,为民族的独立自由和新中国的解放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1955年底外公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上校军衔,并荣获了“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和“解放大西北纪念章”等荣誉奖章,迎来了他一生当中最为辉煌的时刻。
       全国解放后,外公由西北军区调回县武装部工作。1950年他和武装干部王丙申、王师公等人在王峰地区抓征兵工作,为我党建政之初的安全稳定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
       由于外公早年外出参加游击队闹革命抛家舍业,出生入死二十多年,作为家里独子的他考虑到从未给父母双亲尽过孝道,遂主动申请于1958年转业到地方工作。先后任龙亭公社(韩合大县)社长、党委书记、副区长、区长、县联社监委会主任等职。他为人耿直,公道正派,坚持原则,始终保持军人严谨刚毅,一身正气的优良作风,敢于同不良现象的人和事作斗争。也正因为如此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外公即遭受了冲击,家里被造反派恶意补定为地主成份,错误地划为地主恶霸分子,走资派,被遣送回家游街批斗,受尽折磨,三年未发分文工资。即便如此,他仍然毫不动摇对党的坚定信念。经常教育子女要热爱党,永远追随党,做好自己的本份。现在的我根本无法想象,外公在身处那样的境遇中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支撑和陪伴着他走过了那几年的心路历程。我想,这种力量恐怕就是他在长期峥嵘岁月中练就的钢铁般的意志和他始终保持对党的绝对信任和无限忠诚。直到现在每当我回想起他老人家曾经遭受的苦难,心中仍不时隐隐作痛!
       在承受了造反派一次又一次精神上的无情打击和肉体上的残酷迫害折磨后,曾经铮铮铁骨、顶天立地的外公最终一病不起。在省第一医院看病的时候工作人员得知外公是走资派时拒绝给他治疗,万般无奈的外婆费尽艰辛找到时任中共西安市委党校党委书记、校长,外公在革命战争年代的老战友段洁。段爷爷和时任中共陕西省委副秘书长的吴沙浪爷爷跑到医院痛骂院长,严词要求立即将外公调整到单独的高干病房并给予最好的治疗。在此期间,刘云岳爷爷回韩公干,得知他老人家去西安看病了,立即返回西安看望。遗憾的是由于外公戎马一生,南征北战,积劳成疾,尤其是在文革期间饱受残酷迫害折磨,最终于1971年9月1日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终年56岁。
       外公含冤离世后,大学毕业的母亲放弃难得的留校机会,毅然决然的回到家乡和兄弟姊妹一起历经多方奔走,先后向渭南地委、陕西省委和西北军区反映了外公的遭遇。苍天不负苦心,1971年党中央指示落实老干部政策,渭南地委派田世俊和王效维来韩督促落实外公的政策,并亲自来到家里代表组织向外婆反馈了组织对外公的平反决定。1978年12月31日全县召开了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孙步楼和孙蒙学在县城大操场亲自主持的平反大会,为外公隆重平反昭雪。也就在同一天晚上我的表弟降生了,母亲不假思索的给他取名单字“明”,还说如果家里再有孩子出生就叫“磊”,意指外公襟怀坦荡,光明磊落,淡泊名利,百折不挠的人格魅力。而这正是他老人家留给我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值得我们学习和世代传承下去。
      虽然外公离开我们至今已有四十四个春秋,我们也从来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但感觉他好像从未离开过我们。我们不是官二代,亦非富二代,但我们身上流淌着他老人家的红色血液,尤其是他身上特有的对革命事业忠贞不渝,坚强不屈的革命精神;对普通群众平易近人,至善至爱的道德情操;对身边同志公道正派和敢于担当的高贵品质一直激励着我们勤勉工作,好好做人。
       亲爱的外公您是我们最大的光荣和骄傲,您永远活在我们心里!我们永远怀念您!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