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陕西网|陕西资讯网 - 陕西综合信息门户网站
热搜: 而动 顺势 中小学
当前位置: 大陕西网 > 艺术文学 >

大山三月别样景 作者:张亚云

2016-04-30 12:37 [艺术文学] 来源于:大陕西网 作者:网络
导读: 我的家乡,商洛山中一个不大的小镇。这里一年四季气候宜人,空气新鲜。小镇多山峡幽谷,山上四季苍松翠柏,碧绿一片,偶有青冈洋槐等落叶灌木夹杂其中,也有各种野果藏于林间,山鸡野兔林间来往不绝,它们用独特的方式陪伴点缀着古老的松柏。

(作者:张亚云,女,商洛市人,自由撰稿人)

  我的家乡,商洛山中一个不大的小镇。这里一年四季气候宜人,空气新鲜。小镇多山峡幽谷,山上四季苍松翠柏,碧绿一片,偶有青冈洋槐等落叶灌木夹杂其中,也有各种野果藏于林间,山鸡野兔林间来往不绝,它们用独特的方式陪伴点缀着古老的松柏。这里气候相对比较特别,冬冷夏凉,四季似乎没有酷暑。民风古朴,人们好客,在这里人们不知道啥叫污染,少有的浓雾却不是雾霾,只是这大山里一道最美的风景。

  早春三月,在南方早已经是春意盎然、柳绿花红的时节了。这里却是麦苗刚刚返青,气候乍暖还寒,给人一种‘‘早穿皮袄午穿纱’’的感觉。虽有春风轻轻地吹来,也有鸟儿声声不断,可河畔的杨柳却还是光秃秃的挺立着,偶有星星点点的芽孢,却总是迟迟不见抽出。本应早开的山芋,樱花却还是花蕾朵朵,不见绽放。那骨朵红的如火、白的如雪、粉的如霞、绿的如墨、在三月的阳光里懒懒的享受着这大山独有的惬意与悠然。
  晴朗的天空里,白云在蓝天上悠悠地走着,苍鹰在高空来回的盘旋,草儿正拼命地在阳光下破土而生,花蕾在急切的渴望一展芳容。种田人也在这晴朗的气候下扛起了放下一个冬天的锄头,高声的吆喝着邻居,打算去责任田里松松土,好等一场雨后播上种子,她们身上的随身听唱得热火朝天,三三两两正兴高采烈的的走在去田间耕作的路上。

  忽然之间,西山飘过几多乌云,遮着了刚刚升起不久的太阳,风也刮的猛了起来,头上的草帽险些被风吹跑,去年秋天落下的枯叶也跟着跳起了芭蕾,引得枝头的喜鹊喳喳地叫个不停。苍鹰在头上盘旋不走,眨眼间西边的天空就飘起了蒙蒙细雨,这雨开始不大,只是星星点点,下着下着就大了,一会又变成了满天飞舞的雪花。
  这雪花一忽儿小一忽儿大,一会又不见踪迹,这时在东边的天空却还是阳光依旧。太阳把雪花照射的五光十色,美丽至极。让人想起了一句歌词‘‘东边日出西边雨”,天也知人意,宛若一把小阳伞,遮住我和你。此时,让人难以辨别这到底是雨还是雪。这时的天空像儿时看过的电子布景,不停地变换着,一会像四月翻飞的柳絮,一会像漫天飞舞的鹅毛,一会如丝如麻,一会如幻如雾,让人难以琢磨。

  刚刚走上田间地头的种田人,有心放下肩上的担子吧,却觉得这会热冷刚刚合适,这雨又像是在给干燥皮肤做着免费护理,舒适极了。这时深吸一口都会感觉满身舒服,渗入肺腑,甜在心头。不放下肩上的担子吧,又怕这雨下的没完没了,打湿衣衫。
  那些一个冬天都卷缩在家里炉膛边的老人们,也柱起了拐杖,步履蹒跚的走出了家门,勉强睁开了干涩的眼睛,仰望着茫茫的苍穹和远处雨雾中的巍巍玉皇山,眼中不知道是渴望还是失望,那难以琢磨的眼神让人似懂非懂,这会儿的她们也全然不顾衣服是否已经淋湿。软禁在家一个冬天的小顽童也拍着小手,用不太清楚的童语跟大人念着‘‘太阳雪’’,惹得场院上的小狗小猫东躲西藏,小鸡小鸭‘‘嘎嘎’’叫个不停。

 

  这雪落地即化,无声无息,就是停在树木,房屋之上的也只是薄薄的一层,扰人眼睛,待你回过头去寻找他的踪迹,却发现雪花早已不知去了哪里。这时的你也许正陶醉其中,打算慢慢地去欣赏去拍照,却只见老天爷笔锋一转早已是红日当头,挥毫散墨之间只留给人们的只是一片瓦蓝瓦蓝的天空,一张阳光下的春雨图,太阳正红通通的照在当头,树木、房屋、大地、万物被清新凉爽的春意包裹其中。
  这雨雪洗过的大山,更有一种别样的美。远处的玉皇山,雾气如沙,轻缠山尖,像‘‘海市蜃楼’’。让人有一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言身在此山中’’的感觉。那山腰之上虽未全绿,可清晰分明,山上的青松,显得如此的苍翠挺拔。松林间,山鸡在引颈高歌,麻雀在喳喳鸣叫,野鹿野羊在松林间自由自在走来走去,他们互不侵犯,一副和谐的画面。一声声清脆的叫声与松涛山风相交融,在高山松林奏响了一曲“春天交响曲”,那声音回荡在耳畔,在地头,在蓝天白云之间,在春天的大山里。

  山脚下的小河边,金黄色的迎春花在一场雨后忽然全开了,那星星点点的黄色像夜晚的星辰,美得耀眼,美的让人陶醉其中。眯着眼睛深深吸上一口,那丝丝甜意让人有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顿时神清气爽。杨柳树的芽孢上露珠滴滴,在阳光的照射下,光芒四射。清澈见底的小河里,小鱼悠闲的游着,小蝌蚪跟在鱼儿的屁股后,小鸭子在雨过的草丛间低头寻食,河水里的美味佳肴它们熟视无睹。河边的小路上,狗儿散着欢,猫儿携着小,牛儿吃着草,羊儿在吼叫……他们相安无事,尽情地享受这大山赐予的独有天伦。
  再看那农家小院里,各种花蕾含苞待放,火红的铁杆梅,骨朵似火,漾人脸颊。黄色的山芋,繁华似锦,朵朵喜人。樱花羞红了脸,杏花笑咧了嘴,可就是不见它们全部开放。一个个争先恐后的伸长脖颈,在窥探雨雪之后这墙外到底是一番什么样的景,就连这院内的主人也搞不懂了,这些花为什么开的如此艰难,他们在期待什么?盼望什么?还是在犹豫什么?

  这花蕾从骨朵到开花少则一周十天,多则两周半月。当你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忽视了每日去翘首以盼时,它们却忽而在一场春雨后,一觉睡醒间,换了一副布景,换了一副容颜。
  这时的山里,青翠一片。花,红白交杂。草,渐露头角。树,绿芽簇簇。地,黏中含新。空气,甜中含爽。这一切让人措不及防,顿时也精神百陪,信心十足。
  三月的大山,一副画中之画。
  三月的大山,一副景中之景。
  三月的大山,让人着迷。
  三月的大山,让人倾心。
  三月的大山,让人向往。
  三月的大山,让人依恋。
  三月的大山,让人难忘。
  三月的大山,你永远留在游子的心间。

 

 

相关内容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